华为研发新系统,可以代替安卓您怎么看?

 我来答
人人顺风顺水
2019-03-22
人人顺风顺水
采纳数:163 获赞数:81 LV8
擅长:暂未定制
向TA提问 私信TA
展开全部
不要相信这种鬼话,只要硬件的研发被别人卡住一天,这种事情就不可能发生
sunny习惯就行
来自电子数码类芝麻团 2019-03-22
sunny习惯就行
采纳数:1280 获赞数:2001 LV12
擅长:暂未定制
参与团队:手机芝麻团
向TA提问 私信TA
展开全部
研发出来也很难推广,现在手机系统都是用免费Linux体系下的,安卓又不可能不给人用,谁愿意换其他系统,兼容性问题很难搞的,一换结果原来软件和文件90%都不能用了,这谁顶得住,现在社会电脑最值钱的已经不是硬件了,而是电脑里最便宜的硬盘里面存的资料
本回答被网友采纳
已赞过 已踩过<
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
评论 收起
匿名用户
2019-03-22
展开全部
老实说看到这样的新闻我并不奇怪,只是说实在的,这个标题有点“夺眼球”的嫌疑了,似乎把华为说的很骄傲,很狂妄,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呢,就咔咔“取代”谁了。
不是的。事实上一直以来,任正非都是一个非常有危机意识的人。
据说很多年前,任正非看了个电影,叫《2012》。看完后很有感触,跟身边人说,以后信息爆炸会像数字洪水一样,华为想生存下来必须造方舟。
后来华为就搞了方舟,名字是“2012诺亚方舟实验室”。
12年9月份的时候,实验室搞了一次专家座谈会,由专家提问,任正非出席回答,整场对话的信息密度非常高,而在今年“芯片事件”炒得很热的时候,这次对话又被挖了出来。流传度应该是比较广的。
而在这个对话中,我们可以看到任正非,或者说“华为”公司的底层操作系统是什么,进而可以解释华为的很多行为,包括这次自主研发移动端OS。
以下我摘录几个相关重点,我们来逐条分析。
所以我们今天把心平静下来,踏踏实实做点事,也可能四五十年以后我们就有希望了。

要构成一个突破,需要几代人付出极大的努力。
这句话是任正非关于“创新”和“为什么中国没有诺贝尔奖”的回答中的一句话,这也反应了华为面对技术和科学的一个基本态度,那就是“敬畏”。
“突破”这种事,不是喊口号就可以达成的,客观认识其难度,保有一定的敬畏之心,这才是踏实做事的一个基础前提。
通俗来说,这句话反应了两个侧面。
1“突破”这个概念,在华为看来,是很高的。像手机从5寸做到6寸,这个不能叫突破。
2面对“突破”,华为可以正确评估其难度,并具有一定的耐心。
问题:如何平衡长期投资和短期利益之间的矛盾?
任正非:
如果在短期投资和长期利益上没有看得很清楚的人,实际上他就不是将军。将军就要有战略意识。

对未来的投资不能手软。不敢用钱是我们缺少领袖,缺少将军,缺少对未来的战略。

我们看问题要长远,我们今天就是来赌博,赌博就是战略眼光。
在这一段中,任正非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,叫“耗散结构”。众所周知,2012年的时候,华为无论从外部的竞争情况还是在市场反应这端,都处于比较好的阶段。
而任正非在当时就提出,要加大投入,把拿到手里的这些优势耗散掉,形成新的优势。
事实上,大家都熟悉的谷歌也是如此,单一个广告的收入就可以使得这个企业的现金流非常充裕,但在这个基础上,谷歌并没有拿着钱去扩大投资,去买买买,而是把绝大多数收入都投入到高新科技的研发中,“将现有的优势投入出去,再次去搏在未来中的身位优势。”
而这一思路,也正是人们常常念叨的“二八定律”和“强者愈强”的根本原因。
接下来,重点来了,这也就是本提问的根本问题。
早在2012年,任正非本人就已经亲自回答过了这一问题。
李金喜(终端OS开发部部长):我来自中央软件院欧拉实验室,负责面向消费者BG构建终端操作系统能力。当前在终端OS领域,Android、iOS、Windows Phone 8三足鼎立,形成了各自的生态圈,留给其他终端OS的机会窗已经很小,请问公司对终端操作系统有何期望和要求?

任正非:如果说这三个操作系统都给华为一个平等权利,那我们的操作系统是不需要的。为什么不可以用别人的优势呢?微软的总裁、思科的CEO和我聊天的时候,他们都说害怕华为站起来,举起世界的旗帜反垄断。我给他们说我才不反垄断,我左手打着微软的伞,右手打着CISCO的伞,你们卖高价,我只要卖低一点,也能赚大把的钱。我为什么一定要把伞拿掉,让太阳晒在我脑袋上,脑袋上流着汗,把地上的小草都滋润起来,小草用低价格和我竞争,打得我头破血流。

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,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,Android 系统不给我用了,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,我们是不是就傻了?同样的,我们在做高端芯片的时候,我并没有反对你们买美国的高端芯片。我认为你们要尽可能的用他们的高端芯片,好好的理解它。只有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,我们的东西稍微差一点,也要凑合能用上去。我们不能有狭隘的自豪感,这种自豪感会害死我们。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赚钱,是要拿下上甘岭。拿不下上甘岭,拿下华尔街也行。我们不要狭隘,我们做操作系统,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样的道理。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,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。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,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。
看到了?
华为内部是很清楚自己的定位的,微软那么大的公司,WP还是那个德行,华为有什么勇气上去凑热闹?
是为了中国人民的独立自主精神?是要宣布中国智造之崛起?
当然,口号当然可以喊,可关起门来,任正非说的是:“我们不能有狭隘的自豪感。”
在这件事上,华为内部的态度与其说是“傲慢”,倒不如说是“惶恐”。
作为一家手机厂商,没有去盲目相信“地球村”“科技共享”“人类平等”这些口号,他只是踏踏实实地问了一句“人家不给我们用,那该怎么办?”
商业不相信人文理想。商业只看结论。
2018年,芯片问题上被卡了脖子,全中国腰板最硬的,就是当初“惶恐”的华为。
再来,关于民族自豪的事儿,任正非在接下来做了详细的阐述
我们要跳出狭隘的圈子看到未来的结果。我们今天是有能力,但不要把自己的能力设计得完全脱离我们实际。我们若要完全背负起人类的包袱,背负起社会的包袱,背负起中国民族振兴的包袱,就背得太重了……

我认为我们的目的要简单一点,我们也担负不起重任来,我们能往前走一点就是胜利,不要以为一定要走多远。
字数有点多,各位如果懒得看的话我可以翻译一下,任正非的意思就是“活下来再说,扯那个犊子?”
商业环境中,企业家的危机感远超普通人的想象。
后面,我们还可以看到关于内部管理上的一些发言。
某芯片领域的专家提出想法,白话翻译就是说,我很难过啊,我们技术人,其实都是有一种自恋情节在的,但现在我们感觉自己从事的这个事情是边缘化的,干的活还挺多,balabla......
任正非是这样回答的:
公司运转是依靠两个轮子,一个轮子是商业模式,一个轮子是技术创新。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技术创新的轮子。
但是你的自恋情节不能取,我刚开始来就说闭合系统,如果海思有自恋,要求做的东西我们一定要用,不用的话就不光荣,那就是一个闭合系统。

我们总有一天能量耗尽,就会死亡,所以我们要做开放系统。你的系统可能被放弃,但并不影响你个人的成就。

我们在价值平衡上,即使做成功了暂时没有用,还要继续做下去。但是如果个人感到没希望了,可以通过循环流动,流动到其他部门,换新人再来上。

我们可能坚持做几十年都不用,但是还得做,一旦公司出现战略性的漏洞,我们不是几百亿美金的损失,而是几千亿美金的损失。我们公司今天积累了这么多的财富,这些财富可能就是因为那一个点,让别人卡住,最后死掉。
在这段话中,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,战略高度是如何落地的,战略思路是如何坚定被执行下去的。
另外我们还需要提醒的是,这是2012年的讲话,而2012年的时候,中美关系还在蜜月期,老实说当年看到这段话的时候,人们难免会想,就为一个“万一”,就要投入那么多真金白银下去吗?
如果技术共享达成现实的话,这些投入,难道不是一种资源上的浪费吗?
可现实社会的发展。并不是坚定地,持之以恒地向着“世界大同”的方向走去。在过程中,他确实可能会“曲折前进”。
就整体宏观来看,最终一定是“前进”的,可就一个实实在在的企业而言,有可能你随便“曲折”一下,就给他“折”死了。
面对时代浪潮的警惕,你可以说他“太怂”,但不能说他“狂妄”。
毕竟,钱在人手里,而人家实实在在砸出去了。
已赞过 已踩过<
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
评论 收起
收起 1条折叠回答

为你推荐:

×

类别

我们会通过消息、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。

说明

0/200

提交
取消